安溪新聞網

習近平在福建(十五):「習近平同志做到了『打鐵自身硬』」

2020-07-20 09:49:39來源:

採訪對象:黃賢模,1941年8月生,福建福州人。1979年任福州市政府辦公室經濟科負責人,1983年任台江區區長,1985年任福建省紀委常委,1990年任省紀委常務副書記,1995年任三明市委書記,1998年任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2008年任省計劃生育協會會長,2019年至今,任省計劃生育協會名譽會長。

採訪組:邱然 陳思 黃珊

採訪日期:2019年8月26日

採訪地點:福州西湖大酒店

採訪組:黃賢模同志,您好!習近平同志任寧德地委書記時,您任省紀委常委,對他在寧德大力查處幹部違規占地建房這件事應該是比較清楚的。請您談談當時的情況。

黃賢模:我1985年到1990年在省紀委任常委,負責案件的查處和審理工作。上世紀80年代中後期,我國尚處於改革開放初期,有些地區和部門對黨風廉政建設不夠重視,一些幹部紀律觀念鬆懈,不正之風出現擡頭趨勢。比如,當時福建省就出現幹部濫用職權、違規占地亂建住宅、公款吃喝、公車私用等問題。在寧德地區,這方面的問題也很突出,損害了黨的形象,也給地方的經濟社會發展造成很大負面影響。

習近平同志對紀檢工作歷來高度重視。1988年,他到寧德地區任職的時候,首先對紀檢工作做了充分調研。在紀委的工作匯報和羣衆的情況反映中,大家都提到了寧德一些幹部違法占地亂建房子問題,牽涉面比較廣,羣衆意見非常大。當時寧德地區羣衆生活不富裕,幹部每月收入最多100多塊錢,但占地建一座房子,起碼要幾萬元。習近平同志對這個問題非常重視。他表示,對這樣侵犯羣衆利益、違反黨紀的問題決不能手軟,必須堅決查處。在他領導和支持下,地區紀委嚴肅查處了一批幹部,並且根據違紀違法情節輕重分別給予不同處理。情節較輕的,進行了嚴肅的批評教育;情節嚴重一些的,進行了黨紀政紀處理;還有一些幹部,已經觸犯了法律,堅決移交司法機關,依法追究法律責任。當時,我們省紀委也把這個問題作爲重點查處。從全省各地區看,習近平同志抓這項工作的力度最大,查處違紀幹部是最堅決的,最後的效果也是最突出的。他把這股歪風堅決剎下去了,得到寧德人民羣衆的充分肯定和擁護。當時的省紀委書記林開欽同志對這個事情很有感觸。他認爲,在習近平同志堅決推動下,寧德的幹部違規占地建房問題在全省範圍內是解決得最好的。

採訪組:習近平同志任福州市委書記期間,您任省紀委常務副書記,請您談談他在這一時期抓紀檢工作的情況和對省紀委工作的支持。

黃賢模:1990年,習近平同志從寧德到福州任職,當時我任省紀委副書記。他上任不久,就來省紀委走訪,這也是我們第一次見面。之前,我對習近平同志早有所聞,但沒見過面。這次見面,他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我沒想到他那麼年輕,又那麼穩重、成熟、幹練、謙和。

我在省紀委工作這麼多年,福州市委書記來走訪省紀委還是頭一遭。而且,習近平同志很認真,我們省紀委每一位領導的辦公室、每一個處室的辦公室都走了一遍。當時我們有12個處室(包括機關黨委),他和我們每個處室的同志進行交流,態度非常親切。他表示,希望大家對福州市的工作和福州市紀委的工作多關心。這充分說明他對紀委工作的重視。事實上,當時的紀委可不像現在這樣受重視,有少數領導幹部甚至錯誤認爲紀委只是給改革開放的大好形勢設障礙、搞干擾,甚至有的地方一些人調侃說什麼「防火、防盜、防紀委」。那時候,紀委要做好工作必須有地方黨委的大力支持,習近平同志這樣做,對我們就是一種很大的支持。這在當時的情況下給我們帶來了一股清風,所以我們對他產生了一種由衷的敬重。

習近平同志剛到福州時,省里正處在集中力量處理幹部違規違法占地建房時期。他來了之後,又繼續在福州開展清理、查處幹部違規違法占地建房,絲毫沒有放鬆。當時福州市的連江、閩侯兩個縣這方面的問題很突出,習近平同志集中力量查處了一批。針對這個問題,他對紀委的同志強調,對那些嚴重侵犯羣衆利益的問題,涉及羣衆民生的違規問題,堅決查辦,發現一起,查處一起,絕不能姑息。

除違規占地建房問題,福州市當時還查處了一起在全省震動比較大的案子,就是市防疫站的B肝疫苗案。當時福州市紀委接到羣衆舉報,反映市防疫站有私分公款現象。紀委的同志們調查後發現,市防疫站和基層的防疫站、衛生院等有關單位勾結在一起,把本來價格低廉的B肝疫苗擡高價格,非法牟利後私分,這個案子涉及面非常廣。習近平同志非常重視這個案子,他聽取匯報後向市紀委明確指示:「第一,對這樣嚴重侵犯羣衆利益的違法行爲,要堅決查處,絕不手軟,涉及誰就查誰,不管牽連出什麼人,一查到底;第二,市委堅決支持紀檢工作,如果你們感到人力不足,力量不夠,我將組織力量支持你們;第三,如果你們在哪裡受阻了,立刻告訴我,我來給你們清除障礙,一定要把這個案件查好查實查徹底。」

在習近平同志全力支持下,這個案件一查到底,把相關責任人全部查清,處理了一批幹部,將所有違法亂紀人員予以分類處理,情節嚴重、觸犯刑律的移交司法機關懲處。最後,把查處結果進行了全市通報。這個案子的處理,對腐敗分子起到比較大的震懾作用。當時我在省紀委,分管各地的檢查工作,這個案子查處的全過程我都很清楚,最終處理結果對幹部起到了非常好的教育作用,羣衆對此也非常滿意。

剎公款吃喝這股歪風的時候,有些幹部不是很理解。當時,對公務招待規定了「四菜一湯」,有的幹部還抱怨說:「四菜一湯,生意跑光;沒吃沒喝,客人跑光。」意思是只有大吃大喝才能發展經濟,太簡樸了啥事也談不成。當時查公款吃喝和公車私用問題,查處手段和力度與現在相比差得很遠。現在技術進步了,幹部到哪裡吃喝,羣衆隨時可以用手機拍照,公車到哪裡,都會有GPS定位。但在當時,需要紀委工作人員跑到現場拍攝取證。有人就說,你們太「左」了,成天搞這些東西,限制這個,限制那個,這不是給我們搗亂嗎?很多怪話就出來了,有些說得還很尖刻。這樣一來,紀委一些同志工作起來也有了顧慮。雖然他們做的事是正事,但也架不住各種干擾。當時市紀委副書記左允甘就跟習近平同志說了這個情況。習近平同志當即表示,你不要怕,不要有顧慮,該查就要查,該辦就要辦,我支持你。這樣一來,紀委的工作人員都有了底氣。這說明,習近平同志作爲市委主要領導,他是非常嚴肅看待我們黨內不正之風的,對紀委工作毫無保留給予全力支持。當時紀委的幹部們對他都很有信心,他們私底下深有感觸地說:「習書記這位領導很可靠,他是我們的有力後盾。」

習近平同志重視紀檢工作,對幹部嚴格要求,對從嚴治黨、反腐倡廉是很有決心的,也敢於和善於同黨內腐敗現象作鬥爭。他任福州市委書記近6年時間,在紀檢工作方面做得非常好,在反腐鬥爭中態度十分堅決,福州市的紀檢工作在他的領導下也開創了一個新局面,創造了許多新鮮經驗。

在習近平同志主持福州工作期間,不僅紀檢工作成效顯著,紀檢人才也成長起來了。當時福州市有個年輕紀委女幹部,工作很突出。我們省紀委對她進行了長時間的考察,覺得可以提拔使用,習近平同志對此也非常支持,親自找她談話,支持她到省紀委任常委,後來這位女同志成長爲省高級人民法院院長。

採訪組:在您看來,爲什麼習近平同志能夠堅決支持紀檢工作,他從嚴治黨的決心和底氣來自哪裡?

黃賢模:習近平同志爲什麼有這樣的決心,爲什麼能夠這麼從嚴治黨、反腐倡廉?有時候,我也在琢磨這個問題。結合對他的了解,有一些粗淺認識。

第一個原因是,習近平同志做到了「打鐵自身硬」。他帶頭遵守黨的紀律,做到廉潔自律,因此有決心、有底氣從嚴治黨,從嚴要求幹部,大力懲處腐敗。習近平同志擔任福州市委書記時,有一次訪問泰國、菲律賓、馬來西亞等國,這些國家的福州僑胞比較多,當地僑胞覺得他們的「父母官」來了,應該表達自己的熱情,因此就送一些禮品和禮金。習近平同志嚴格要求自己,他把這些禮品和禮金列了一個清單,如數上交,而且他還要求,隨團訪問的同志也要照此辦理。這個事情當時給我們印象非常深刻。說實話,當時市委領導能夠這樣做是非常難能可貴的。所以,習近平同志在從嚴治黨上能夠底氣十足、重拳出擊,源於他的潔身自好、率先垂範。

習近平同志在福州工作這麼多年,我們省紀委沒有接到過一封反映他問題的羣衆來信,這是非常少有的。羣衆的眼睛是雪亮的,也容不得沙子,領導幹部哪裡做得不到位,羣衆都會寫信反映。但在習近平同志身上就沒有發生過,由此也可以看出他對自身廉潔從政嚴格要求的程度。

第二個原因是,革命家庭的薰陶、長期的基層工作經歷,造就他有極高的黨性修養,讓他對羣衆的疾苦、羣衆的期望有深刻了解。他深深知道羣衆對腐敗是多麼深惡痛絕,所以他能夠有這樣的表現,正是他對共產黨員初心和使命的堅守。

第三個原因是,他對黨風廉政建設的深刻認識。他於1991年在省紀委機關刊物《福建紀檢》上發表一篇文章,題爲《以鐵的紀律爲90年代發展保駕護航》,這篇文章很有見地,而且文章中的觀點到現在也不過時,與習近平總書記今天的反腐倡廉思想是一脈相承的。他鮮明提出,黨的紀律是保持我們黨的純潔性和戰鬥力的根本保障,鐵的紀律對堅持從嚴治黨更有特殊的重要意義。他強調,必須依靠鐵的紀律,統一全黨的思想;必須依靠鐵的紀律,推動改革開放健康發展;必須依靠鐵的紀律,保證戰略規劃和「八五」計劃的順利實施,保障我們的經濟發展。在這篇文章中,習近平同志還就如何嚴格黨的紀律談了看法。他認爲,一要狠抓領導,從嚴治黨,這樣廣大幹部羣衆才能跟進;二要狠抓教育,增強免疫力,才能更好防腐拒變,才能夠反滲透,反和平演變;三要狠抓監督,強化約束力;四要狠抓執紀,加強震懾力;五要狠抓隊伍,提高戰鬥力。這篇文章刊出後,反響很好。習近平同志作爲市委書記,比較全面地闡述了加強黨的紀律重要性及其與地區經濟社會發展之間的密切關係,對領導一個地區工作意義重大,影響深遠。由此可見,習近平總書記當今反腐倡廉的一系列思想和舉措不是現在才產生的,而是有著長期的深入思考和實踐基礎的。

採訪組:習近平同志任省委副書記期間,您任三明市委書記。這段時間你們在工作方面有哪些交流?他對三明市的未來發展有哪些思路?

黃賢模:習近平同志任省委副書記期間,我到三明工作了,但我家還在福州,就和他住在同一棟樓,我住在他樓下。我有時回福州開會或放假回家,會與他聊一些事或向他匯報工作。習近平同志對福建全省的各個地市都有很深入的研究,對三明未來的發展也有很深刻的思考。有一次,在省里專題研究三明發展問題的會上,他針對三明市的未來發展講過一段話,對我啓發很大。

他說,從三明整個情況來看,今後的發展要把握住「體制創新、市場導向、結構調整」三句話,三明才會有一個脫胎換骨的變化。他這段話確實切中要害。三明是一個過去在地圖上找不到的城市。1956年,三元縣和明溪縣合併成立三明縣,後來發展成爲一個地級市。當時,福建作爲前線面對台灣,爲了對戰備有利,省里的一些重點企業以及上海的一些企業爲了支援福建發展,也搬遷到這裡,可以說三明是先有工廠,後有城市的。在當時的計劃經濟時期,三明的財政收入在全省還是很不錯的,但改革開放以後,原來的企業失去了優勢,三明市的整個經濟就遇到一個比較大的拐點。

對這個問題,習近平同志有深刻的認識,給我們作了詳細分析,讓我很受益,對三明的未來發展有了清晰的思路。第一,體制創新。當時三明市國有企業占了80%,民營企業很不發達,占很小的比例,國有企業效益普遍下滑,無疑是背了一個很沉重的包袱,這個巨大的包袱會拖累三明的未來發展。所以體制不創新是沒有出路的。第二,市場導向。三明的未來發展要靠市場來引領。只有擺脫原來計劃經濟時期忽視市場規律的發展方式,才能精準找到未來發展的方向。第三,結構調整。三明的產業結構必須進行大的調整,當時整個城市都是以重工業爲主,結構不調整就無法適應時代的變化,無法跟上時代發展潮流。

習近平同志還說,三明目前的公路只有205國道,從福州到三明,早上坐車出發要半天以上的時間,中間要吃了中午飯再繼續走,交通太不便利了。三明要推進山海協作,當務之急是加快基礎設施建設。要形成四通八達的公路鐵路網,這樣才能打開山門、主動出擊。

習近平同志這番談話,給我們提供了非常有見地的指導意見,給了我很大啓發。後來三明能夠發生脫胎換骨的變化,也正是因爲我們認真貫徹了他的意見,並在具體工作中進行了有效落實。在後來幾屆市委市政府的努力下,今天,三明市經濟社會有了很大發展,1995年GDP是159.59億元,財政總收入11.67億元,2018年GDP是2601.56億元,財政總收入168.41億元,可以說是今非昔比了。

採訪組:習近平同志從政以來,一貫非常注重調查研究,請您講講您在三明工作期間他到三明調研的情況。

黃賢模:我在三明工作期間,習近平同志任省委副書記,分管農業農村工作。他對農民很有感情,在農村工作方面很有經驗。我在三明的3年時間裡,習近平同志下到三明的市、縣、區等地調研一共有3次,每次來都是持續調研一周左右的時間,3次下來跑遍了三明的12個縣市區以及所轄的許多鄉鎮、村莊,非常辛苦。他走村串戶很深入,到農民家裡和大家交流,而且他問農民的問題都非常細緻,也非常接地氣。有一次他到一個新村,到一個新建房子的農民家裡拉家常,便問:「建這個新房子,你花了多少錢?」「政府給你補貼了多少?」「建完房子,你的錢還夠用嗎?」「你家裡有幾口人?」「現在最大的困難是什麼?」這一問一答,給羣衆一種親近和溫暖,農民見到他也沒有什麼拘束。

習近平同志每次下農村基層,都非常關心村幹部是否廉潔,是否能爲村民辦實事。他一直強調,一個好的村幹部會帶出一個好的戰鬥集體,會引領羣衆脫貧致富。有時,他問村幹部一些問題,村幹部一時答不上來,或者一些情況掌握得不夠準確,他也不會責備,而是更多地給予鼓勵。有時候,他提問題就像在考試一樣,這給很多村幹部留下很深的印象,也使他們懂得今後怎樣把情況了解好,把工作做好。

有一次,習近平同志到三明市所轄的永安縣級市調研,深入到曹遠鎮霞鶴村。當他看到這個村的新村建設得很漂亮,非常高興,詳細詢問了建設的面積、建設的資金、配套費的來源,以及農民收入等問題。習近平同志和村里農民聊天的時候說:「你們蓋這麼漂亮的房子,還有沒有養豬養鴨的地方了?」農民回答說:「我們現在不在屋裡養了,村里專門規劃了一塊地方,大家都統一在那邊養,每家都有專門劃的地方。」習近平同志讚許地點點頭,他對大家說:「這樣很好啊。還有,你們這麼好的房子,房前屋後就不要再堆柴禾和亂草了,要把路修得更好,把村裡的綠化也搞起來。」他還參觀了這個村建設的農民公園,公園也做得很好。他對鄉鎮幹部說:「你們是明星鎮,我是來學習的,你們做這麼好,我看呀,你們做得再好一點就可以當狀元了。你們一定要把路修好,把綠地和公共設施進一步建設好、管理好。」接下來,他對隨同調研的市里領導同志說:「三明是山區,我們對山區發展一定要有信心,不要小看咱們的山區,山區是很好的,好山好水,我們就要畫好這幅『山水畫』。」他還說:「我們還要繼續把典型的村指導得更好一些,成爲三明市永安市高標準的示範窗口,對農民脫貧致富奔小康也有示範意義。」在習近平同志囑託下,現在霞鶴村已成爲一個美麗鄉村。這裡的水資源很豐富,生態環境很好,產業結構也調整得比較好,創收主要靠林業、礦產、養殖,農民收入逐年提高,農民的幸福感很高。

採訪組:請您講講習近平同志在省里工作期間,是如何重視生態環境建設和保護的。

黃賢模:習近平同志非常重視生態環境,經常強調生態建設和生態保護的重要性。早在他任省委副書記時,所到的任何地方,生態建設情況都是重點考察的內容。他在生態建設方面的真知灼見,高屋建瓴,很精闢,有著深刻的指導意義。正是有這樣的重視、探索和積累,生態文明建設才成爲他今天治國理政思想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

1997年,習近平同志在三明調研時就強調這樣一個理念:一定要牢固樹立保護生態環境就是保護生產力,改善生態環境就是發展生產力的意識。他強調,現在的青山綠水,似乎看起來沒有多少價值,但從長遠看,是無價之寶,將來的價值無法估量。要保留山的優勢、水的優勢,做好生態保護這篇大文章,才能促進內地的崛起。1997年4月,他到將樂縣高唐鎮常口村調研,眼前是很清澈的金溪,對面是青翠的羣山。他叮囑村幹部,青山綠水是無價之寶,要紮實抓好山地開發,良好的生態環境是最有優勢的資源。

他對常口村黨支部書記張林順說,生態林業也是未來林業,我們要把林業產業和林業生態統一抓好,要把水土保持擺上重要位置,否則將來就會滿目荒山、兩手空空。常口村支部書記張林順在20多年時間裡,一直謹記習近平同志的囑託,村里一直對生態做了很好的保護,引進的一些企業都是不破壞生態的,靠休閒旅遊業、觀光農業、特色養殖業發展得很好,守住了青山綠水。現在,這個村人均收入達到2萬多元,村口矗立著兩塊石碑,一個碑刻著鄉村民約,另一個碑刻著習近平同志當年的叮囑。常口村先後榮獲「省級園林式村莊」、「省級生態村」、「省級水利風景名勝區」等榮譽稱號,成爲遠近聞名的美麗鄉村,成爲休閒旅遊的好去處。

採訪組:據我們所知,習近平同志還曾經擔任省計劃生育領導小組組長。您現在還擔任省計劃生育協會會長,請您談談習近平同志當年在計生工作方面採取了哪些重大舉措?

黃賢模:2002年5月,習近平同志簽發了一個計劃生育條例送省人大審議,他修改了條例標題,把原條例名稱《福建省計劃生育條例》改爲《福建省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在原條例標題中增加了「人口」兩個字,這是一個重要修改。同時還對其中一些條款作了重大增寫和修改,加了一條要求「人口與計劃生育工作應該納入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計劃及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的總體計劃」的內容;還加了一條積極開展優生優育,積極開展基礎知識和科學知識的宣傳教育、諮詢服務的條款。這說明,他很早就意識到人口與發展之間的密切關係。習近平同志在我們計劃生育領導小組討論這個條例的時候,還專門囑咐大家:「希望今天參會的同志認真讀一讀這個條例,要提高認識,抓好落實。」

採訪組:您長期在福建工作和生活,曾經與習近平同志住在同一棟樓上,請您講一講你們生活上的交往。

黃賢模:有一段時間,習近平同志跟我住在一棟樓里,我在他樓下住。他生活是很簡樸的,彭麗媛同志工作繁忙,在福州的時間比較少,習近平同志經常自己做飯,生活比較艱苦,有時候晚飯就是煮一碗麵條,填飽肚子就行了,很簡單。他除了游泳、登山等健身活動外,從不參加任何娛樂活動。他跟我說過,他最大的愛好就是讀書。休息之餘,有時他會跟我很隨意聊聊天,有時會就一個話題進行很深入的交談,無論聊什麼,都很坦率,很真誠,講話很實在,很有人情味。我調到三明工作以後,很少回家,但有時回來在樓前碰見他,還是會站在那裡聊一會兒。

1997年,我在三明工作期間,10月份擬在寧化縣石壁村舉辦客家文化旅遊節暨客家祭祖大典。客家有200多個姓,族羣遍布兩岸三地及世界各地,人數約1億左右。我希望通過這個活動加強僑胞和家鄉親人之間的聯繫,也希望藉助這個平台加強三明與外地的經濟和文化交流。在祭祖大典之後,我們還準備搞一場晚會。爲了增加晚會的影響力,我就跟習近平同志請示說,彭麗媛同志不要說在國內,在全世界的華人當中名氣都很大,「粉絲」很多,能不能請她來我們的晚會上唱唱歌?習近平同志當即就爽快回答說:「沒問題!」我沒想到他答應得這麼痛快,非常高興。到了晚會的前一天,彭麗媛同志就趕來了,還幫我們帶來了郁鈞劍等幾個大明星。我們非常高興,但之後才知道,實際上她這次來是很不容易的,她是抽空趕過來演出,之後又要趕回福州,再飛回長沙參加「心連心」的一場演出。那天演了兩場,白天一場,晚上一場。晚會上,彭麗媛同志一共爲我們唱了4首歌,所唱的《我愛你,塞北的雪》《在希望的田野上》《珠穆朗瑪》《我的祖國》等都是她非常拿手的曲目。唱完,全場報以經久不息的熱烈掌聲。我們三明的同志深深感謝她,都說這是一場難忘的精神享受。演出之後,她也不休息,我們馬上用車把她送回福州。那時三明到福州沒有高速路,路途挺顛簸的,彭麗媛同志很疲勞,在車上蓋著一個毯子就睡著了。到福州以後,我們按照規定給她出場費,她堅決不要。之後我又派工作人員把出場費交給習近平同志,又被他退回來了。後來我碰到習近平同志,就問他:「我們按規定給彭麗媛同志出場費,一分錢也沒多給,爲什麼不要?」習近平同志笑了笑,回答說:「我在福建工作,我不能要福建人民一分錢。」這件事至今讓我難以忘懷。

另一件事,也使我很感動。2007年3月,我到浙江出差,準備17日離浙返閩,16日我便給他的祕書掛電話說想拜訪一下老領導。他祕書說,兩會(3月16日)結束,習近平同志在北京有點事,可能17日回不來。我說,那您就代我向他問個好。但我沒想到第二天(17日)上午,祕書打電話說,習近平同志當天中午可以回浙,請我下午兩點半到他辦公室。到了他辦公室,祕書說最多見20分鐘,結果我們一直談到3點半,其間祕書來催了兩次。此時,我趕緊起身,說我4點多的飛機也要趕機場。習近平同志說,機場離這裡很近,別著急。我說不行,已經耽誤您太多時間了。臨別前,他叫我等一下,原來他到辦公室里拿出一本剛編好不久的《習仲勛畫冊》送給我,他說還沒對外發行。遺憾的是匆忙之間沒請他簽個名。這本畫冊很珍貴,記載了習仲勛同志光輝的一生以及他們一家的革命奮鬥史,很有紀念意義,對於繼承和發揚我黨我軍優良傳統也很有現實意義。這本畫冊我一直珍藏著。

從這件事可以看出,習近平同志爲人是很真誠的,他在工作時是大家的領導,在生活中是大家的朋友。他這種重情重義的高貴品質讓我終生難忘,很值得我們學習。這次難忘的見面後,他就到上海任職了。

還有一個有趣的小故事。1997年4月10日下午,習近平同志在沙縣開完全省農村小康會議後,到泰寧縣考察農村建設、旅遊開發,走訪慰問困難羣衆。在泰寧上青溪,習近平同志和大家坐上竹排順流考察,竹排在溪中撐了一段之後,忽然一條小紅鯉魚跳到竹排上,恰巧落在他身邊。他便彎腰把魚捧起來,放在一個裝滿溪水的小塑膠袋里。到了岸邊,他小心翼翼把小魚放回溪中,望著它慢慢遊走。這件事情給當時隨同他考察的每位同志留下了深刻印象,大家沒想到他對小生命如此愛惜,不僅救了它的生命,還讓它回歸自然。這不僅透露出習近平同志心地善良,而且反映出他對生態、對動植物的愛護,重視生態環境建設和保護也絕不是偶然的。這個感人小故事,在三明廣泛流傳。

習近平同志待人接物很細膩。我們宿舍樓里住著一些孩子,他們從外邊回來,要上樓回家,習近平同志只要遇到他們,都會主動開樓梯安全門,讓小朋友先上樓。這個小故事是當時小朋友告訴我的,雖然事情很不起眼,但這體現出他身上尊老愛幼的傳統美德。

習近平同志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他是一個博學睿智、平易近人、樸實低調、有情有義的人,他學識淵博,熱愛羣衆,關心幹部,並且胸懷寬闊,寬容待人,善於團結人,是一位難得的好領導。

(文章刊載於《學習時報》2020年7月20日第3版)

 

【責任編輯:林少華】

安溪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 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網原創作品,包含安溪電視台和《安溪報》新聞。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並註明「來源:安溪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安溪新聞網歡迎各兄弟網站開展平等合作。

② 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安溪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安溪新聞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安溪新闻网联系的,请致电:23286000,或E-mail至:[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