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溪新聞網

雕塑藝術家陳文令的“鄉愁”

2017-02-21 10:38:21來源:安溪報-安溪新聞網手機看新聞

    本报讯 (记者叶森森 陈庚嘉)陳文令,中國當代著名藝術家、最具代表性的雕塑家之一。他在海內外舉辦過多場獨具創造力的個人展覽,從廈門海邊到北京798,從北京國際鮮花港到美國千禧園公園,其作品在造型方面豐滿的表現張力、誇張但不失生活詼諧的表現手法,贏得藝術界讚賞和羣衆喜愛。

    2月9日,這位站在潮流最前沿的藝術家,回到家鄉金谷鎮金谷村,爲家鄉捐贈一個永久的藝術展覽——一尊高4米,重3噸的關公騎馬銅像。藉此,本報記者對話陳文令,爲讀者解讀這位當代前沿藝術家戀戀不忘的鄉土情懷。

    “願關公精神後繼有人”

    2月9日上午,金谷村陳氏家廟前聚集約有上千村民。吸引他們的是剛剛安裝在家廟前的一座關公騎馬銅像。銅像高4米,重3噸,塑的是傳統的關公跨馬持刀形象,高大威猛,威風凜凜。不一般的是,馬背上還馱着一個持卷微笑的小男孩,笑容親切,天真爛漫,正是陳文令最具代表性的獨創形象“小紅孩”。雕塑作品中還融入寓意書香四溢的宋代書箱、寓意和平的鴿子、寓意財源廣進的金蟾等形象。關於創作這些元素的緣由,陳文令向我報娓娓道來。

    记者:請您談談創作這尊關公騎馬像時的想法。其中各種元素都有怎樣的寓意?

    陈文令:關公是傳統文化中忠義、誠信精神的化身。我讓“小紅孩”坐在關公背後,是想表達關公的忠義、誠信精神後繼有人,世代有人傳承。而且,“小紅孩”的存在,可以消解關公持刀帶給人的緊張感,使作品整體更輕盈、更放鬆、更接地氣,變成一個更“親民”的關公形象。“小紅孩”手上拿着書卷,還有馬背上的書箱,都是要勸誡孩子們,一個人有武力不夠,還得讀書,古代的武士都是很有文化修養的。另外,我設計和平鴿,緩和刀的暴力屬性,寓意關公持刀最終是要維護和平。我在創作中聽取很多鄉親的意見,比如這隻金蟾就是爲滿足鄉親們的要求,表達大家的美好願望。

    记者:創作這尊關公銅像有着怎樣的緣由?

    陈文令:2015年,我奶奶摔了一跤,因而臥病在牀。我擔心她臥牀很無聊,就決定爲她塑個像。奶奶卻不願意,她在病牀上對我說:“令啊,你不如爲咱們的祖廟雕塑一尊佛像。”因爲她一直記得我十二歲的時候就對着祖厝裏的佛像臨摹,知道我會塑佛像。我聽完以後想,那就以後慢慢做,不用特別着急,沒想到半年以後,奶奶就去世了,這成爲我的一件遺憾事。爲完成奶奶遺願,我花了半年時間,做了這尊關公銅像,也希望更多家鄉人能看到我爲大家而做的作品。

    “家鄉土地影響着我的創作”

    在簡單的作品捐贈儀式上,村裏父老鄉親們自發趕來,曾經在陳文令求學求藝之路中扮演過重要角色的四位老師,也應邀來到現場,講述幼年陳文令堅定執着的求藝之路。而談及把展覽辦到家鄉的初衷,陳文令吐露對家鄉的深厚眷戀。

    记者:這是您特地爲家鄉創作的作品嗎?

    陈文令:這件作品是我專門爲家鄉祖廟設計製作的,獨一無二,也是我離開金谷33年,第一次回鄉捐贈作品。在我看來,這就是爲家鄉做的一個永久的藝術展覽。我做這尊雕像用的材料是銅,足足有3噸重,做好以後吊車花了五個小時才把它吊進來,我希望這尊雕像永遠待在這裏,成爲永恆。

    记者:請談談家鄉對您藝術之路的影響?

    陈文令:家鄉土地一直影響、刺激着我的創作。離開很久,一直很牽掛。就說涵陳宗祠,二十年前要重修,我就提意見:祖廟地基石頭不要拆,那是明代留下來的,看着石頭不忘祖先。現在,我希望門口銅像也可以走過歲月,穿越時光。

    “在孩子們心中種下藝術的種子”

    關公騎馬銅像既“傳統”又“現代”,矗立在古厝前,最受村裏孩子們青睞,他們覺得有趣又親切,拍拍馬肚子,撫摸馬背。陳文令對此很是滿意,他希望他捐贈的不僅僅是一尊雕塑,更是爲家鄉捐獻一個永久的藝術展覽,能爲家鄉熱愛藝術的孩子們起到藝術啓蒙作用。

    记者:把展覽辦到農村感覺如何?您認爲具有怎樣的意義?

    陈文令:這次辦展,就是要給村民看的,給父老鄉親看的,有種不一樣的感覺。我們常在城市裏辦展,給所謂的文明人看,那爲什麼鄉親們就不能看呢?農村也需要多元的文化存在,這算是一次當代藝術服務的嘗試吧。

    记者:您希望這件作品的展出能達到一個怎樣的效果?

    陈文令:我把現代藝術搬到家鄉來,特別希望能起到一種美育作用,在孩子們心中種下藝術的種子,對孩子們的創造力、想象力、審美有一點積極的影響,也許他們中有人以後會長成藝術家也說不定。我希望他們擁有審美的眼睛,懂美的小孩思想不會“餓”到哪裏去。

    记者:您小時候是怎樣萌生藝術的想法的?

    陳文令:我藝術的啓蒙就發生在這座祖廟。小時候,祖廟對我來說就是一座美術館,祖廟裏的佛像、壁畫、雕花窗戶,是我對藝術最早的認識。我十一二歲的時候就開始臨摹祖廟裏的佛像和壁畫,民俗巡遊活動的時候,我還扛過關帝大聖的轎子。30多年後的今天,我創作這尊關公雕像,我覺得這種前因後果很奇妙。

    记者:您覺得今天的展覽效果怎樣?

    陈文令:比我想象的還要有意思。你看今天活動現場的人數和大家的眼神,就已經告訴我們答案了。在互聯網時代,連村民都會一直拍照片、發微信,我覺得這種就是文化傳播,哪怕他不是很懂,有點誤讀,都沒關係。

    记者:把展覽辦到農村去,是您今後藝術創作的一個方向嗎?

    陈文令:所有的藝術,都沒有一種慣性或者定向,我以後也不一定都在農村辦展。但是,我可能還會創造一種更新的、創造力的生態展覽。2015年在文廟的展覽,就是一種很好的嘗試。以前的當代藝術都不敢在具有傳統文化符號意義的地方舉辦,他們覺得那不是當代藝術文化展示的地方。通過各種嘗試,相信當代藝術的道路會越走越寬的。

【責任編輯:王丹鳳】

安溪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 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網原創作品,包含安溪電視臺和《安溪鄉訊》新聞。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並註明“來源:安溪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安溪新聞網歡迎各兄弟網站開展平等合作。

② 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安溪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安溪新聞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覈實相關內容。

③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同安溪新聞網聯繫的,請致電:23286000,或E-mail至:[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