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  
  加入收藏 | 設爲首頁
您現在的位置: 安溪新聞網 >> 安溪要聞 >> 社會 >> 正文
守望新宅堂
2016-04-01 08:39:42               來源:安溪報-安溪新聞網          手機看新聞

□黃英進

兒時,在炎炎的夏日裏,母親老是坐在牀前爲我扇涼;少年時,在溪邊的古渡口,有兒子等着父親歸來的身影;而立時,在老屋的埕前,我常會獨坐凝神遐思;此時,在皎潔的月光下,我更加讀懂了什麼是守望。頓時,祖輩們曾經生活過的新宅堂映入我的腦海,索性端坐案牘前,書寫守望,守望新宅堂。

新宅堂,又名新厝埕,是典型的閩南十間張大厝,位於安溪縣羅內村浦口,系吾祖順理公於清乾隆年間所置,現爲參山黃氏梅山樹兜派新厝房宗祠。新宅堂,自順理公肇基,如今已繁衍至第十代,有宗親五百餘人,歷經兩百多年風雨洗禮,至今仍然靜靜地佇立在羅漢山下、藍溪北岸。

說起新宅堂,就不得不先談起羅內村,話及羅渡驛。羅內是古時安溪通往泉州水陸通道上的東大門,宋元明清時期安溪重要的官渡(驛站)─-羅渡(驛)就在羅內。《安溪縣誌》有載:羅渡,位長泰裏,因地處羅漢山下而得名,驛站以渡名命之。據考,古時羅渡就在今日的浦口溪尾邊至觀音龕,宋明享譽安(溪)南(安)的浦口街也在這裏。記得兒時,我常到離家不遠的古渡口玩耍,印象中曾有一塊石碑,上有“羅渡”字樣,當時的浦口街還很熱鬧,從街旁的房屋店鋪仍可窺見當年的繁華。新宅堂就在浦口街附近,距羅渡不到兩百米,離驛站不足百米。如今,古渡依稀,驛已不在,唯有十世傳芳的新宅堂與百年供奉的觀音龕守候相望,訴說着曾經的輝煌。

宗族文化作爲傳統文化的重要內容,已融入人們的生活世界。《爾雅》有云:“父之黨爲宗族”。在我看來,宗族主要通過家譜、宗祠、族規對族人產生影響,最具象的當屬宗祠。宗祠記錄着家族的輝煌與傳統,是族人的精神依託,具有無與倫比的影響力和歷史價值,新宅堂亦是如此。舊時每個家族的宗祠,都會有“堂號”,目的是讓子孫們每提起自家堂號就知道本族的來源。新宅堂,源自江夏,支屬紫雲,衍於葛磐,繼參山,承浦外。順理公在置此厝後,取名新宅,一可見其當時銳意發展,二可知是當時新的好宅第。如今,我們可以從那保存較爲完整的閩南紅牆面,看出往日新宅的氣度與精緻,還有那錯落有致的窗花磚和那幾乎完好的鏡面深井石,彷彿在示其後代生生不息。

談起新宅堂,爲世人津津樂道的還是那個明崇禎年間的“官定石鬥”,可以說是新宅堂的鎮宅之寶。該石鬥由輝綠岩刻制,上面陰刻5行楷書:安溪周爺奉按院張爺汪爺校定官栳,崇禎己卯十二年立。石鬥上所刻寫的“周爺”,據《安溪縣誌》記載,是當時的縣令周鳴儻。官栳,俗稱官定石鬥,類似於今日市場買賣的公平秤。羅渡歷經千年,宋明爲最鼎盛時期,當時的海船可直抵羅渡,是南安、安溪的貿易中心,浦口街商業高度繁榮,兩縣四鄉十八里老百姓雲集於此,在這裏從事鹽、米、谷等生意,官府特地在這裏設置了官栳,防止奸商欺詐行爲,以維護公平交易。關於石鬥爲何緣定新宅堂,老人們說法不一,典故也是相當精彩,在此不一一講古。但是有一點共識:既然是老祖宗留下來的寶貝,一定要珍藏守護,代代相傳。

每一座宗祠,都是一座大觀園。新宅堂在建造和佈局上屬上乘,雖沒有富麗堂皇,卻大氣端莊,濃縮了閩南建築的精髓,飛檐翹脊,出磚入石,青瓦大坡屋頂,閩南紅牆面……先祖們的遺蹟亦是我們可以念想的,可惜遺存下來的甚少,我們只能從僅存的一些事物中去追尋先祖的印跡。新宅堂屋後的兩棵百年荔枝樹,至今枝繁葉茂,根深蒂固,成爲十世宗祠最好見證者。曾聽祖父永豹公講,左邊的那棵是我的曾祖奕絲公所傳,至今已有一百多年,每年仍開花結果。當你走進十幾米古樹時,就會看到發達的根盤錯在巨石之上,猶如九龍戲珠;粗壯的主幹,需兩個成年人拉手才能抱住;四面分叉的枝幹,儼然一面宗族發展繁衍圖。古樹與先祖們同生,百年後仍然默默守護着新宅堂,理當爲族人所崇敬和呵護。此外,新宅堂埕前的那百畝良田,也是先祖們留下來的寶貴財富。新宅堂的祖輩們世世代代都是靠着一畝三分地耕種養家餬口,我們的父輩也曾經這裏耕耘過,灑下辛勤的汗水,換來那一顆顆珍貴的糧食,哺育着兒女長大。至今,在這塊肥沃的土地上,鄉親們還在耕作,除了收穫糧菜,還有那樸實無華的四季風景:春風吹過那綠油油的禾苗,夏季那青蛙蛐蛐的合奏曲,秋日裏那一片片金黃色的穗浪,冬天那一壟壟讓人垂涎的甘蔗林……

朱子雲:“祖宗雖遠,祭祀不可不誠”。宗祠乃供奉靈位、祭祀先祖的地方,新宅堂供奉着先祖們的靈位遺像。在閩南,人們常把出生地叫做“搖籃血跡”, 每一個嬰兒呱呱落地,身上都帶着母體的血跡,這血跡的血色是一生一世都不會褪色的。在外漂泊的遊子,不管你生命的風箏飄向何方,宗祠始終繫住你生命的靈魂,成爲你的“靈魂錨地”。歷經風雨而久存的新宅堂,就是存放着族人的血跡,成爲生命之根的標誌。新宅堂的祭祀,一般可分爲年節祭和擇日祭。年節祭,每年有清明、中元、冬至和除夕四次,各家各戶都將事先準備好的飯菜、鮮果等祭品擺到堂前,點香禱告,燒金銀帛。擇日祭,是各家根據先亡親人的祭日,自行前往祭祀,結婚生子也要去祭祀,程序內容與年節祭基本相同。

歲月催人老,風雲任厝荒。今日新宅堂,垣墉微裂,“土棟撞”和厝基略鬆;樑桷漸朽,燕子脊和瓦片殘落;屋宇漸傾,櫸頭間和角間將塌。族人目擊心憂,宗賢泉土、生財倡議,於乙未年除夕午後召開宗親代表座談會,商議重建新宅堂事宜。宗親一呼百應,共襄重建盛舉,積極建言獻策,踊躍出資,當天就意向籌集180多萬元,基本能夠保證建成。目前重建方案初定,將採取以舊修舊方式,風格不變,並儘量保留一些能夠繼續使用的老物件,正月月底動土,族人聞後歡聲雀躍,新宅堂重光指日可待。

此刻,在遠方的我,雖然身處都市,心卻眷戀故土,牽掛親人們,牽心新宅堂。隔着千山萬水的情與願,我彷彿又坐在那飽經風吹雨打的老屋埕石上,一解鄉愁。而後,踏着斑駁的足跡,駐立新宅堂前,守望那家國情懷,任憑歲月匆匆、風華荏苒。

祖地新宅厝,風雲兩百年。

何堪殘朽毀,重建意頭堅。

盛世家聲振,宗親孝舉虔。

清溪惜雨露,羅渡愛春天。

情到處,詩一首,寄心跡,暫擱筆。

新宅堂內官定石鬥

作者簡介:黃英進,字子凡,筆名一葉孤舟、吾銘,號雙榕閒人,辛酉年出生於安溪羅內,現客居蘭州。現爲中華詩詞學會會員、中國民俗學會會員、甘肅省作家協會會員。出版過《子凡詩文》、《故鄉情懷》、《驢途萍蹤》、《往事煙雲》等書。

【責任編輯:蘇堅城】
 
相關稿件
 
安溪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 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網原創作品,包含安溪電視臺和《安溪鄉訊》新聞。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並註明“來源:安溪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安溪新聞網歡迎各兄弟網站開展平等合作。
② 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安溪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安溪新聞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覈實相關內容。
③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同安溪新聞網聯繫的,請致電:23286000,或E-mail至:[email protected]
 
最新推薦
國標護航陳年“老鐵”煥生機
全縣三級幹部會議(專訪)
中共安溪縣委關於制定安溪縣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的建議
白瀨水利樞紐工程有關政策問答
安溪:打響鐵觀音“地理標誌”保衛戰
中國家居工藝流行趨勢專刊
安溪圖吧
雲霧繚繞黃嶺村
茶鄉花語
冬日暖陽,櫻花爛漫
圖說安溪
圖說安溪
茶都
安溪景點
清風洞 清水巖 東嶽寺 金獅殿
城隍廟 水美宮 九峯巖 騎虎巖
閬苑巖 洪恩巖 補陀巖 十里詩廊
中國茶都 安溪文廟 茶葉大觀園 李光地故居
 

安溪新聞網 版權所有 [email protected] 閩ICP備09050588號 地址:福建省安溪县凤城镇大同路1号
本網簡介 | 廣告投放 | 聯繫我們 | 本網電話:0595-23286000
本網站所刊登的安溪新聞網各種新聞、信息,均爲安溪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