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設爲首頁
您現在的位置: 安溪新聞網 >> 筆架山 >> 正文
感悟三則
2015-08-18 08:44:54               來源:安溪報—安溪新聞網          手機看新聞

□林炳根   

(一)風景如美人

    以前,住在鄉下的老院子裏,單門獨戶,很安靜。早上睡到自然醒,院落空曠,行人稀少,三兩隻雞鴨在院前屋後嘎嘎地叫。父母上山或下地去了。我睡在過水間,靠天井的一邊,房間三面是牆,外圍一邊,沒裝上木板,等於是半敞篷的房間,天一亮,陽光射進來,一切亮堂,心情極好。鄉村的美景,吸引着我。

    院子前面,幾棵樟樹,水桶腰粗,粗壯的枝幹,繁茂的葉子,鬱鬱蔥蔥。晴天,三兩隻小不點,唧唧喳喳地叫,撲楞着翅膀,磨着小小的嘴巴,藏在綠葉叢中,叫聲清脆悠揚。它們在枝頭跳躍、追逐,那樣快樂,我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

    搬到城裏,我的住處窗戶正對着鳳山森林公園,每天都有一幅動人的風景,綠樹紅花,灰瓦白牆。芒果成熟時,一顆顆小小的綠色心臟,掛在枝頭,星星點點。

    住在以前的老房子裏,最妙的是下雨天,聽屋檐水急切或低徊地歌唱,那是大雨點、小雨點的歡樂。有一段時間,我們在黨校辦公,黨校臨近河邊,只要擡頭,透過窗戶,窺見金錢山公園一角,案牘勞神之際,眼睛隨着公園的那片美景,燦爛開來。

    風景無處不在,總讓人陶醉。風景如美人,賞心悅目,心曠神怡。

青山不老 苗青/攝

(二)顫動的風

    有一天,我突然放慢腳步,停了下來,不爲別的,只爲路旁的小草小花,只爲顫動的風。

    它們有什麼看頭?這些不起眼的小草小花,鋪滿道路的兩旁,高低錯落,疏密不一,連片成錦。我伏下身子,低下人類高傲的頭顱,它們並不弱小。我張開雙臂,迎接風,迎接太陽。人類沒什麼值得驕傲和高傲,我們是一種存在,小草小花也是一種存在,萬物平等。

    小路兩旁多姿多彩,小草小花隱藏着祕密,蟲子隱藏着祕密。那對稱的葉片,細密的紋絡,不同的色彩,展示不同的歲月,不同的季節,即使色彩相同,深淺也不同,蟲子光顧的時光不同,風踩踏的腳步不一樣。各種野草野花,形狀各異,顏色有深有淺,連綿起伏,只有自然纔有這樣的傑作。

    大自然的作品,那樣豐富,層出不窮,我們怎能窮盡呢?在自然面前,人類永遠是小學生,也是渺小的草芥,或連草芥都算不上,只能低到塵埃裏。小草小花在路旁兀自凋零,不管有沒有人,注意它們的存在,它們依舊花開花落,春草年年綠。而人類,卻不甘平庸,不甘寂寞,四處折騰。

    小草小花甘於平庸和寂寞,不在乎你的漠視,不在乎你的鄙視,它們依然昂揚、沉默、謙遜,不依不擾的生長。

    大地上的一草一木,從發芽到乾枯,它們絢麗的色彩蔥蘢的生命,可曾佔據我們的心頭,注意過它們,哪怕一丁點。草盛豆苗稀,何番景象;一歲一枯榮,何方詩意,落英繽紛,又是怎樣絢爛,我們說不出來。

    寫過《假如給我三天光明》的海倫凱勒,雖爲盲人,卻能用自己的五指,感愛生命的存在,生命的歡愉。她的心是精細的,柔軟的,亮堂的。樹葉精巧的圖形,柔軟的枝條,花朵絲絨般的質地,小鳥的歡叫,清涼的流水,四季生命的輪迴,在她心頭流過,在他手指頭上捋過,多麼可嘆可贊啊!而我們身邊的美景,卻被我們一而再再而三地輕易地錯過,既不爲風感動,也不爲風顫動,有意或無意地拋置。我們發現不了它們的美來,也感受不到生命的那份熱度、溫度,更帶不來驚奇、驚喜,我們心靈大大的粗糙了。

(三)飛翔

    打開窗戶,風很通透,只需打開一條縫,就能聽到風吱吱地響,人間四月天,真是個好日子。突然心血來潮,對小道說,不要吵我,我要讀書,但讀不了幾頁,感覺煩,讀不進去。

    想起小時候,有一天,在竹林裏玩,我看到一截竹根,覺得它很有藝術感,造型很美,要是把它擺在院子裏,就是一件藝術品,當時我就這樣想,當然不懂根雕藝術這樣的詞。我把它弄回,擺在案頭,父親回來,二話沒說,叫我弄走,再不弄走,就要拿去燒掉。他可能覺得擺在桌上,既佔位置,又礙觀瞻,它實在太土,太一般了,根本沒什麼看頭。我也曾從溝渠邊挖來不知名的小樹叢,覺得它的葉子挺別漂亮,把它移植到院中。院子沒澆水泥,土埕,我把它獨立放大出來,以區別那些枯枝敗葉,一定很不同。但沒能得到父親的允許,一叢臭樹臭草算什麼,罵是沒罵,但沒什麼稀奇,比它漂亮的多着,再不移掉,就要扔到大埕外。

    想來,從小到大,我很少得到父親的誇獎。我只是個平常的孩子,哪來的花花腸子,瞎掰弄什麼,我就在這樣的環境下長大,沒有奇特想法,或僅有一點點心思,也被父親粗暴地扼殺。父親,大字不識幾個,沒藝術眼光,不懂孩子的需要,也屬正常,他能有什麼樣的藝術追求,有什麼樣的夢。

    初中,我在藍田中學讀書,那時學校開設很多興趣小組,我加入美術這門課。學了幾課,沒堅持下來,好像要買畫板、畫夾之類,可能要花點錢,不記得什麼原因,是我沒向父親要,還是什麼,大半是怕得不到父親的同意,連說也沒說,自願放棄,也就掐斷了美術夢。而我們那個興趣小組,不少人,最後只有一位同學考上美專,當了老師。

    若干年後,我似乎抑制不住飛翔的夢,或者我必須有事做,必須讓自己充實,哪怕是做些無用可笑的事。後來,我在文字裏找到飛翔的感覺,不知道這是不是我的夢,練習的過程中,也沒有人說好,也是默默地度過,或者簡直就是一種罪過,不務正業。至今,我的父母似乎也弄不明白,我在做些什麼,我和別人有什麼不同,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孩子,即使有飛翔的夢,也只能靠自己不斷地練習,然而,直到現在,我還飛不起來。

【責任編輯:張燕清】
 
相關稿件
 
安溪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 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網原創作品,包含安溪電視臺和《安溪鄉訊》新聞。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並註明“來源:安溪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安溪新聞網歡迎各兄弟網站開展平等合作。
② 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安溪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安溪新聞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覈實相關內容。
③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同安溪新聞網聯繫的,請致電:23286000,或E-mail至:[email protected]
 
最新推薦
熱烈祝賀安溪報出版發行1000期
持惠農社保卡可直接購買農資
35輛新能源公交車投入城區營運
傳統養殖業邁向生態環保
美麗鄉村建設“可持續”
組團參加“6•18”海交會
安溪圖吧
雲霧繚繞黃嶺村
茶鄉花語
冬日暖陽,櫻花爛漫
圖書安溪
圖說安溪
茶都
安溪景點
清風洞 清水巖 東嶽寺 金獅殿
城隍廟 水美宮 九峯巖 騎虎巖
閬苑巖 洪恩巖 補陀巖 十里詩廊
中國茶都 安溪文廟 茶葉大觀園 李光地故居
 

安溪新聞網 版權所有 [email protected] 閩ICP備09050588號 地址:福建省安溪县凤城镇大同路1号
本網簡介 | 廣告投放 | 聯繫我們 | 本網電話:0595-23286000
本網站所刊登的安溪新聞網各種新聞、信息,均爲安溪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