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溪新聞網

茶鄉春耕圖

2020-03-13 11:01:59來源:安溪報-安溪新聞網

 

□吳奮勇

溶田

從上丘到下丘,斜躺著梯壁,裸出幾個洞,幾隻青蛙在探頭探腦,被剷除的雜草在泥土中化爲一種營養。

一道水,自上而下,翩然抵達。揮起的鋤頭,慢慢放下,一把土又一把土上岸,蓋住去年的美貌,刻意抹平內壁,然後一口氣製造出頂部的平坦大道。一條田埂就是一部城牆的音容。

幾隻「土猴」在這邊玩玩,還要四處逛逛。吃飽的牛慢慢地來,沒有高興的樣子,要上「戰場」了。

一聲令下,泥土和鐵塊相擁而響。一手扶著犁耙,一手牽著繩子,還有一根長長的竹笆,高高揚起,又略有停頓,像是狠狠地打下,其實心疼呀,任勞任怨的耕牛,不僅僅是一種有生命的工具。

過來過去,一痕又一痕,泥土翻身,水順道聚集。一塊又一塊像舉起的杯子,可以盛下日月星辰。

還要耙,擔當著把土塊弄碎和把田裡弄平的責任。

第二天醒來,就在門口,往遠處看去,一面鏡子平鋪著,映出藍天和白雲,或者有一場濛濛的雨。

就在田地的旁邊,一塊翠綠,猶如一顆寶石嵌在天地間。到近處看看。它們掛著水珠,像鄰家小姑娘的眸子,晶瑩,透亮。

任記憶的彩虹架在山水之上,心底冉冉升起一面太陽。

插秧

捏一把青青插進,盪起一小圈漣漪,水下軟泥急忙含緊。「一個小伙子」穩穩地立在水中央,溫潤而挺拔。

一步又一步,有序地往後退,左手好大的一把,右手只有三五株,連根帶土。儘管有些不舍,分爲了更好的合,往爲了更好的來。

每一串連續的動詞勾畫了藍天,每一個小小的音符都進入春曲。

一隻小木船載著草木灰和糞土混合的農家肥,優哉游哉。

啪!挺起堅毅的身子。面前站著綠色的「士兵」,整齊的方陣,把間隙留著,陽光來了,空氣本來就在。後面一片汪洋。臂彎和指間滑過「布穀,布穀」。

春風吹,一層又一層的梯田,甦醒了。

他雙手雖然粗糙,雙腳雖然瘦小。他日夜以田野爲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年四季。當把這些印在春水裡的影子映在冬天的糧倉里時,誰會發現了每一次的彎腰就是盛夏的稻穗?

剪一片春光送給炊煙,給夢中的笑靨。

薅草

「來去摳草!」

經過鄰居家的門口,斗膽喊幾聲。肩上橫著「舉銳」,木質的長柄光滑發亮。一端挑著肥,另一端的鐵,黝黑得有光,向下的五根「手指」一路擦過露水,拂過花香,碰到莊稼,給個有滋味的「見面禮」。

半個月了,每日的必修課,到田邊看看,在田埂上走走。雨天,披蓑而往;晴天,戴笠而去。

「水田自犂地而浸種,而插秧,而薅草,而車戽,從夏訖秋,無一息得暇逸,而其收穫亦倍。」這是古書的農事。一直熱愛腳下土地的農民,靠的是經驗,是農諺。「萬物土裡生,全靠兩手勤」。

用力向空中撒去,有高度才能有徵程,有節奏才能均衡。

柔柔地,和稻子站在一起,橫,豎,來來回回。把小草除去,把水攪混,把土傾動,藉助簡單的農具,和稻子交流,甚至俯下身子,說幾句悄悄話。

水田裡,植株在變綠,正是分櫱期。一些冒出的草,來爭食,必除之。要分叢,必追肥。一個月後,再來,促花,保花。

循著花香,每一抹汗水滴落的疆域,長出金黃,一片又一片,豐饒,璀璨。

【責任編輯:林少華】

安溪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 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網原創作品,包含安溪電視台和《安溪報》新聞。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並註明「來源:安溪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安溪新聞網歡迎各兄弟網站開展平等合作。

② 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安溪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安溪新聞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安溪新闻网联系的,请致电:23286000,或E-mail至:[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