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設爲首頁
您現在的位置: 安溪新聞網 >> 安溪要聞 >> 社會 >> 正文
致敬抗戰老兵安溪專題
2015-09-08 09:31:03               來源:安溪報-安溪新聞網          手機看新聞

編者按 “9.3抗戰勝利日”大閱兵在北京天安門廣場舉行,其中,抗戰老兵方陣倍受關注。70多年前,他們爲民族而戰、爲祖國而戰、爲尊嚴而戰。他們是戰爭的親歷者,也是戰爭的倖存者。

在此之前,9月2日,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爲部分健在的抗戰老戰士、老同志、抗戰將領或其遺屬頒發紀念章,表彰他們的歷史功勳。祖籍我縣的原中國僑聯主席莊炎林榮列其中。

抗戰紀念日前夕,我縣也爲張德標、沈承德、陳過枝3名抗戰老兵,頒發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70週年紀念章,並分別送上生活補貼5000元,向他們致以崇高的敬意和親切的慰問。

本報今期專訪這些抗戰老兵,講述他們的抗戰故事,感受那段烽火連天的歲月,向他們致敬!

莊炎林:總書記頒戴抗戰紀念章

祖籍我縣龍門鎮的全國僑聯第四屆主席莊炎林,是一位抗日戰爭老戰士老同志,榮獲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親自爲他頒發戴上抗日戰爭勝利70週年紀念章。同時,受邀登上天安門城樓,與黨和國家領導人一起,參加抗戰勝利紀念大會閱兵儀式,並出席招待會和文藝晚會。

參加學生軍宣傳抗日

莊炎林1921年出生於上海,抗戰爆發後,日軍進攻淞滬,他剛從上海民立中學初中畢業,就報名參加上海童子軍抗日戰時服務團,做抗日宣傳組織工作,維持社會秩序,救濟難民和防止敵特破壞等。上海淪陷後,他進上海租界的光復中學讀高中。

面對祖國遭受日軍鐵蹄的踐踏,莊炎林義憤填膺,便往香港找到父親莊希泉,說:“國家興亡,匹夫有責。我不想讀書了,要北上參加抗日。”莊希泉看兒子抗日心切,表示支持,由中共駐港機構辦好其赴延安的手續。後因日軍進攻武漢交通受阻,即安排他先去廣西桂林。

莊炎林到達桂林後,先在桂林中學高八班就學。當年11月,廣西當局第三次組織學生軍,他知道後第一時間報名。學生軍進行軍事化管理,莊炎林被安排在第一團第二大隊第七分隊。集中訓練兩個多月後,即分頭奔赴各地,開展發動羣衆參加抗戰的宣傳組織工作。

莊炎林所在的第一團前往平樂,分佈在公路沿線兩邊的鄉村工作。後來又到武鳴縣發動抗日,隊伍在行軍途中,遭受敵機轟炸掃射。幾次伏在甘蔗地、樹林裏,樹枝被敵機炸斷了,他有幸無恙。1940年夏,學生軍第一團奉命調回桂林,他也隨團返回,結束了爲期一年半的學生軍生涯。

變賣家產支持抗日

回到桂林後,莊炎林本來想參加新四軍,黨組織根據工作需要動員他回桂林復學,就讀桂林中學高12班。他工作學習表現突出,1940年12月,中共桂林市委批准他加入中國共產黨。中學畢業後,他被推薦免試進入廣西大學,並任黨支部副書記。

香港淪陷後,莊希泉在黨組織的幫助下,轉移到桂林,以華僑身份掩護地下黨開展工作。當時廣西地下黨由於叛徒告密,黨組織遭到嚴重破壞,經費陷入困境。莊炎林向父親反映後,莊希泉決定變賣香港家產捐作黨的經費。父子一行前往澳門,由莊炎林等人進入香港,將家產運到澳門變賣,悉數支援黨組織抗戰。

抗日戰爭期間,莊炎林先後任廣西大學黨支部書記、省委交通聯絡員、柳州地區負責人、桂林市委書記等職,爲革命和抗日做了大量的工作。1943年初,他受命趕到鐘山縣英家鄉,向省委領導彙報工作;根據省委領導指示,他輾轉與中共中央取得了聯繫,使工作得到順利開展。此後,莊炎林繼續聯絡各地發動羣衆,堅持抗擊日本侵略者。

抗戰勝利後,莊炎林先後任上海《華僑通訊社》記者、上海《經濟週報》編輯、上海各界人民團體聯合會祕書處負責人和地下黨報《上海人民報》總編輯。上海解放後,莊炎林受命負責招收上海知識青年,組成南下服務團,隨軍南下解放福建。

團結歸僑心繫家鄉

建國後,莊炎林歷任福建省青年聯合會主席、共青團福建省委書記,中共福建省委青委書記、省委文教部、宣傳部副部長,閩江水電工程局黨委第一書記、南平地委書記,福建省人民委員會祕書長等職,並曾到晉江縣任縣委第一書記。

1974年莊炎林調到對外經濟聯絡部,赴非洲負責幾十個經濟援建項目。1978年起,他在任國家旅遊局和國務院僑辦領導期間,成功引進了數十個僑資外資的大型酒店項目。1989年12月,他當選爲全國僑聯第四屆主席,團結歸僑僑眷和海外僑胞,爲祖國家鄉建設做貢獻。

莊炎林對安溪家鄉有着深厚的感情,他曾多次應邀回鄉參加安溪舉辦的重大茶事系列活動,多次回鄉參加世界安溪鄉親聯誼會,參加縣委、縣政府召開的安溪鄉賢代表座談會,爲家鄉的建設事業建言獻策,並作貢獻。

莊炎林離休後任中國老體協常務副主任,他熱愛游泳,堅持冬泳70多個年頭,是一位名副其實的運動愛好者;他從國外引進鐵人三項賽,並屢次在這項運動中創造奇蹟,被譽爲“中華第一老鐵人”。他把自己的健身養生之道歸結爲《六六贈言》,印成名片饋贈親友,並把它稱作“贈送健康和快樂。”

此次參加抗日戰爭勝利70週年紀念大會,莊炎林思緒萬千,當場即賦詩一首紀念往昔歲月:“抗戰勝利七十載,先烈青史長緬懷。前仆後繼赴國難,銘記歷史創未來。” (陳克振)

陳過枝:親歷衡陽大戰的抗戰老兵

本報訊 (記者洪金示 通訊員廖紫燕)他,參加過慘烈的衡陽保衛戰;他,參加過游擊戰抗擊日寇,他說:“日本人敢來,就跟他們拼。”……他,就是抗戰老兵陳過枝。近日,記者走進龍涓鄉,傾聽這位抗戰老兵,講述當年艱苦的抗戰歷程,回首那段不能忘卻的往事。

參加衡陽保衛戰

1922年,陳過枝出生在龍涓鄉一個貧苦家庭。1939年,年僅18歲的他被抓丁入伍。“那天,正是端午節,一人一支菸一碗酒一碗飯”,陳過枝記得很清楚,新兵集合後,步行經永春、德化、永安、建寧進入江西,再轉入湖南醴陵、長沙、湘潭、湘鄉。在湖南三年多,他一邊參加訓練,一邊從事後勤保障,在55收容所、63傷兵站服役。

1944年6月23日拂曉,日軍第68、116師團撲向衡陽,中國抗戰史上最悲壯、最慘烈衡陽大戰的序幕正式揭開,此戰役歷時47天。這也是陳過枝參加過大大小小戰役中,記憶最爲深刻的一場。

據陳過枝回憶,當時他被分配至陸軍第十軍,隨部隊駐守衡陽城,軍長方先覺,戰友中四川人居多。當時一個班有一挺輕機槍,他擔任上等兵機槍手。

“當時天氣很熱,天馬山爲制高點,在美軍照明彈的掩護下,我們與日寇反覆拼殺,擊退了日軍一次又一次的總攻。”陳過枝說,作戰時,經常因敵軍的封鎖不能吃上飯,只吃乾糧,或空着肚子與日軍奮戰。

“有個鬼子兵端着刺刀長槍朝我刺來,我頭一偏,閃過刺刀,甩槍把他給撂翻……”陳過枝對70多年前那場戰爭場面還歷歷在目,他的左眼角在那場激戰中被彈片所傷,至今還留有疤痕。

“日本人敢來,就跟他們拼。”陳過枝說,衡陽一戰,雙方傷亡慘重,是踩着屍體衝過去的。戰前,軍委會命令只須守住衡陽10天至15天。第十軍以孤軍對抗日軍四個師團的圍攻,堅守孤城達47天,這不能不說是個奇蹟。

加入遊擊打日寇

堅守47天后,衡陽陷落後,日軍進行了慘無人道的燒殺淫掠。陳過枝與數百位戰友不幸被俘,分別被遣送至南京做苦役。

在那裏,吃不飽、穿不暖、勞動強度高,陳過枝當時三天沒有吃東西。有戰友病了就被埋在煤堆裏燒死。日寇畫線爲牢,不允許越線,否則槍斃。

十五天後,陳過枝趁爲日軍牽馬的機會,終於逃離出來,在村民家裏隱匿十多天後,參加了當地的游擊隊,繼續抗擊日寇。“遇見大批鬼子就撤,與敵人周旋,遇見鬼子人少,就想辦法消滅。”陳過枝說。

1945年,日本宣佈無條件投降。“當時,被繳槍的日本鬼子,畏縮在牆角,恨不得衝上去狠狠地踢一腳。”陳過枝說,如果不是因爲日本人挑起戰爭,就不會死傷那麼多同胞。後來,陳過枝所在隊伍被收編,參加山東孟良崮戰役,也就是那一年,他加入了紅軍隊伍,隨部轉戰華東戰場參加解放戰爭,轉戰安徽太湖各地,“當時坐火車的隆隆響聲,至今仍猶如響在耳邊。”

珍惜和平好生活

今年已94歲高齡,陳過枝身體還健朗,講起抗日那段經歷精神昂揚,聲音宏亮。當時在部隊裏學唱了好幾首抗戰軍歌,他隨口就來 “……抗戰的一天來到了,抗戰的一天來到了……衝啊!大刀向鬼子們的頭上砍去,殺!”豪氣沖天,不減當年。

“同鄉有10多人同批被抓去當壯丁,最後只有我一個人回來……”陳過枝說,1949年,部隊去留自願,他選擇了回鄉,只可惜父母已不在人世,不能再見上一面。1950年,土地改革運動開始,他當過民兵,到潘田鐵礦參加大鍊鋼鐵,做二十幾年生產隊長。

如今,陳過枝仍居住在村莊的老房子,老伴健在,二老一起生活,育有二子六女。去年6月,一封紀念衡陽保衛戰70週年的邀請函,寄到了陳過枝手裏。由於年邁不宜出遠門,他沒能親自向在戰鬥中犧牲的戰友獻上一束鮮花,這也是他的一大遺憾。今年恰逢抗戰勝利70週年紀念日,他獲頒抗日勝利紀念章,他說,這是他收到的最好的禮物。“今天的生活很好,要珍惜這來之不易的和平生活。”看着自己手中的紀念章,回首自己的抗戰生涯,陳過枝感慨萬千。

沈承德:黃埔軍校走出的老戰士

本報訊 (記者林欽固)日前,市、縣相關部門派專人到龍門鎮湖山村,爲96歲黃埔老兵沈承德頒發紀念章。頒發儀式現場,老人激動得用手顫顫巍巍地撫摸着金燦燦的紀念章,向記者講述他投身抗戰,英勇戰鬥的一幕幕。

響應陳嘉庚號召回國抗戰

出生於1919年的沈承德,早年喪父。17歲時,沈承德就跟着舅舅到新加坡務工,在當地郵局從事郵差工作。

1937年7月7日,盧溝橋事變標誌着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得知祖國遭遇日本侵略,以陳嘉庚爲首的愛國華僑紛紛捐款捐物,籌集了大批國內急需物資,同時號召廣大華僑青年回國抗戰。1939年春,在陳嘉庚等愛國華僑的感召下,年輕的沈承德熱血沸騰,毅然辭去穩定的工作,與三千多名愛國華僑青年一同回國。

然而,回國的路也充滿艱險。當時我國沿海港口盡落入日本侵略軍手中。愛國華僑青年們只能乘着夜色在廈門港登陸。“敵人的探照燈把港口照得跟白天一樣,岸上全是荷槍實彈的日本鬼子。”雖已耳背眼花,但說起當時的經歷,沈承德仍歷歷在目。

歷盡千辛萬苦,沈承德他們到位於南平的第13補訓處,進行新兵訓練。在這兒,沈承德不但學習軍事理論,還參加實兵實彈訓練。此外,每月還有軍事演習,讓新兵們在演習中掌握協同作戰,互援自救等本領。

1939年8月,由於訓練期間表現出色,經推薦,沈承德考入位於湖南武岡的黃埔軍校二分校。

就讀黃埔軍校戰場勇殺敵

在中國近代史和軍事史上,黃埔軍校是一座具有重大意義的著名軍校,被譽爲“軍官的搖籃”,也培養出很多共產黨優秀軍事人才。1938年11月,黃埔軍校遷抵成都,並在湖南武岡設立二分校。

根據黃埔軍校同學會資料,沈承德就讀於黃埔軍校二分校17期21總隊軍官訓練班。這個班培養出988名福建籍軍官,其中40多名來自泉州,5名安溪籍。到現在,僅剩6名泉州籍黃埔老兵,而安溪只沈承德1人健在。

1941年,抗戰戰局進入相持階段。前線戰場急需大量士兵和軍官。沈承德他們一畢業就接到直接奔赴戰場的命令。“坐大馬,殺鬼子!”9旬老人越說越激動。彼時,中原會戰正酣,西安、洛陽等地戰事緊張。沈承德前線臨危受命,任國民第14集團軍83師獨立排排長。

抗戰戰場上,在抗戰名將沈向奎的指揮下,沈承德率100多名士兵與日本侵略軍展開殊死搏鬥。“敵人有飛機坦克加大炮,我們的裝備差太多。”沈承德回憶,在西安戰場,他率兵打了幾場漂亮的伏擊戰,繳獲敵軍多輛戰車,殺敵無數。幾年間,他先後參加的戰鬥數十次,每次都是衝鋒在前,浴血奮戰。

“有國纔有家,抗戰不勝利我就不成家。”這是沈承德戰時立下的誓言。直到1948年,沈承德才娶妻成家,而這時,他已年滿30歲。抗戰勝利後,沈承德到龍巖市林業工程處工作,開荒修路,爲新中國建設再立新功。

【責任編輯:蘇堅城】
 
相關稿件
 
安溪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 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網原創作品,包含安溪電視臺和《安溪鄉訊》新聞。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並註明“來源:安溪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安溪新聞網歡迎各兄弟網站開展平等合作。
② 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安溪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安溪新聞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覈實相關內容。
③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同安溪新聞網聯繫的,請致電:23286000,或E-mail至:[email protected]
 
最新推薦
2015安溪家居工藝旅遊商品設計創作大賽初選入圍作品網上有獎投票啓事
海外留學博士茶鄉行專題報道(上)
打造國際茶文化旅遊勝地
茶葉“專屬定製”風潮來襲
熱烈祝賀安溪報出版發行1000期
持惠農社保卡可直接購買農資
安溪圖吧
雲霧繚繞黃嶺村
茶鄉花語
冬日暖陽,櫻花爛漫
圖書安溪
圖說安溪
茶都
安溪景點
清風洞 清水巖 東嶽寺 金獅殿
城隍廟 水美宮 九峯巖 騎虎巖
閬苑巖 洪恩巖 補陀巖 十里詩廊
中國茶都 安溪文廟 茶葉大觀園 李光地故居
 

安溪新聞網 版權所有 [email protected] 閩ICP備09050588號 地址:福建省安溪县凤城镇大同路1号
本網簡介 | 廣告投放 | 聯繫我們 | 本網電話:0595-23286000
本網站所刊登的安溪新聞網各種新聞、信息,均爲安溪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